第784章 欢乐球球下载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